当前位置:谈竹画竹

风吹山林兮 月胧竹影移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初春的竹林,映着一弯淡月,暗淡的月光朦胧着细碎的竹叶和影子,洒在脸上,柔柔的、冰凉的,天幕中那黑色的透着月光的云,尾随着月,时明时暗,象一层轻薄雾似的纱掩住了月光,此时的竹林似乎进入了夜的深处,变得暗淡起来,忽然一阵清风徐来,仿佛吹散了那铅色的云,竹林中那稠密的杆杆竹间、缝隙里倾泻下一注注月的光,那清辉里缥缈着弥漫着竹的阵阵清香。
风越刮越大了,那些竹子的梢头随风摆动起来,一杆杆竹子也开始摇曳攒动,天空霎时昏暗下来,云也似乎低了许多,月钻进云层里去了,斜风裹着细雨骤然挥洒下来,雨打翠叶的沙沙声响,风推动竹,竹杆相互碰撞敲击的声音混杂在一起,侧耳倾听,风声、雨声、竹声汇成了一片欢乐的交响乐……风渐渐一停下来,雨淅淅沥沥,竹林里一片静谧,云慢慢地散开来,月悄悄地从云层里露出那柔和的光,竹林间亮丽起来。竹林听雨,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遥远而真实的梦。不,竹林其实一直生长在我的心里,梦幻而清晰。翠绿、挺直、节节向上。嗅着风的清香,我知道这是竹的味道。每每的让梦走进这片竹林,在雾霭中,我晕眩得不知方向。雨,就是这样夹杂着泥土和竹的独特气味,沁入了肺腑。雨,这个小精灵,从竹叶的缝隙洒下一张细细的丝网,将我罩住,轻轻柔柔缠绕在我的头发上,睫毛上,衣角上。静静的,天地间,只有雨落竹叶的沙沙声,只有雨水顺着竹节流进泥土的渗透声。我屏息而立,任由那丝丝细雨形成水流,从我的头流向我的腮,再从我的腮颊流下。狂乱的胸口啊,请你莫跳,就让我静静地站在竹的身旁,闭起双眸让雨尽情地落在我的脸上。抬起头,看到的除了雨,就是密密砸砸的竹叶,交织着,横立着,象一把把青刃刀峰。而此刻却以一幅欲迎还拒的娇羞模样,向雨坦露着柔情。雨,滴哒,滴哒,轻盈地从竹叶上滚落,似一个顽皮的少女,挽起如雾轻纱。风,撕扯着不断落下的雨滴,野蛮地惊醒了一个美丽的梦,让雨水汇聚成河。
忽然仿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隐隐约约的笛声,那笛声和着月光,穿越层层竹林,由远及近,忽高忽低……伴着笛音竹林里传来一女子清韵娓婉的歌声“风吹山林兮,月胧花影移,红尘如梦聚又离,多情多悲戚,望一片幽冥兮,我与月相惜,抚一曲遥相寄,难诉相思意,我心如风烟云,当空舞长袖,人在千里,魂梦长相依,红颜空自许………”
歌声来自竹林,随着笛声你仔细分辨,那吹笛人原来在与竹林相隔河的对岸,唱歌的女子是寻着笛音而来,笛声歌声是那样的默契,那样的和谐,那样的动听,那样的牵动人的心灵,不,简直就是一种震撼!在这片竹林深处,在这清波荡漾,山林倒映,月光如流的河的两岸;在这弄晴霏雨,风轻云淡的夜晚,一对恋人,用笛声歌声相约,不期而至,凝眸相视,此情此景,让我不由得想起伯牙和子期的,《高山流水》觅知音,想起司马和文君《凤求凰》,想到梁山伯和祝英台《梁祝》蝶影…………云寒雨冷,寂寥夜半景色凄清,山林悄静,依稀隐约歌伴笛音,人生如梦几多情,三生约,叹倾心。竹林听雨似乎是一种特定的情境,一对恋人或知音,隔岸伫立相望,是怎样一种情怀呢!
上一页12 下一页

上一篇:雪飞风舞话梅竹
下一篇:绵绵的竹意
相关文章
热点关注
随机推荐
栏目列表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