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谈竹画竹

永涛与野竹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在新窗口中打开

在新窗口中打开

  印象中古人写竹,郑板桥为最突出,寥寥数笔,铁杆子那般,叶子也是铁出,箭簇得很。冷冷飕飕,遗世独立,犹见文人风骨,藏匿自家气节。藉竹喻人,凸显个体精神;所谓高风亮节,清奇高古,堪称绝代楷模。那竹子一亮相,看者就得了个明白。一竿一叶,皆是人生的写照,亦为后人道了点玄机。当然,此种画法,已融汇中国画的最高技法和最高境界,不是一般人所为。所以此竹已是一身份,一象征,无人更改得了。后人也只有如此,卖个乖巧,把个韵味传承,抄了条近路。我这行外人,且将这个说作“文竹”,此中国的国宝是也。
  永涛写画,早已有古意。诗词格律,天趣禅机,在他的画笔中多有练习,且日臻成熟。他的山水人物花鸟,稍见成就。一般人受阻于功力或悟性,这时候往往画地为牢,重复自己罢了。永涛并未却步于此。他借了自己的修为,悟了个中的道理,原地一转,刨了乡下的地,画了乡下的竹子。他称之为“野竹”。
  五邑一带的竹子,有俗称“牛角朗”、“簕竹”、“青篙”、“石竹”、“水竹”、“单竹”诸种。其中“牛角朗”颇见气势,大腿般粗,高三四丈。老竹发黄,格格爆响。多长在村尾屋后,显明风水。“簕竹”稍矮小,以生“簕”(刺)著称。亦多见村尾,沟坎水边。此二竹抱团而生,苍猷朴拙,野性十足。
  永涛取材的野竹,是为熟见。少时玩,大时见,烂熟于胸,凝思笔端。一旦泼墨,便呼之欲出,浑然天成。
  永涛写野竹,看似省气省力,其实不尽然。竹形易画,若单作形状,内中无货,竹也是“干”竹,未成“湿”竹也。所以,要让野竹显生气,需有魂魄。“竹魂”是也。前述“文竹”有魂,千古不朽。今此“野竹”,魂在何处?
  窃以为,“野竹”一丛一丛于穷乡僻地,粗生烂长的,原属卑贱之物。由此获底层与群体特征。“文竹”向上,个体特征较强,涉指精神层面。而“野竹”朝下,一窝似的,直指普罗众生。可以发生坚毅、苦难,以及抗压与生存之观照。同时,竹本柔美之物,性情灵气,狡黠智慧,草莽野老,南调水韵等等。所以,野竹不限于乡情符号,更具应有的独特内涵。
上一页12 下一页

相关文章
热点关注
随机推荐
栏目列表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